白洁被调教的小说(调教)-左汀雨
<time class="mwcik"></time>
<output class="mwcik"></output>
<dd></dd>
<cite class="mwcik"></cite><output class="mwcik"><cite class="mwcik"></cite></output><cite class="mwcik"></cite>
<output class="mwcik"></output>
<template></template>
BOB官方网站(笔趣阁) > 特种兵3 > 白洁被调教的小说(调教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白洁被调教的小说(调教)

1.白洁小说调教
2.调教
3.调教小说
4.白洁被调教
5.调教的小说
6.白洁被调教的小说(调教)

花娟望着电脑显示器上的阳具,震惊了,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叫做情圣的网友会让她看这个暧昧的东西,一时间不知所措,

  显示器上的东西来了个大特写,使花娟心惊肉跳,口干舌燥来来,她不敢看还忍不住去看,想看又不敢看,这世界简直是疯了,网络上咋会有这么个东西?
白洁小说调教
  情圣:喜欢吗?

  红颜:太流氓了。

  情圣:哈哈。

  这时花娟听的冯明的脚步声,她忙把视频关了,心砰砰的狂跳不止,脚步声并没有像她的这书房逼近,而是消失在卫生间里,筋节着是开门和马桶的声音。

  花娟的心才有些塌实,如果冯明直接进了书房,花娟的表情会让他大惊失色的。就会很尴尬。
调教
  这时电脑里传来滴滴声,花娟晃动鼠标,仍然是情圣的头像在晃动。花娟忙点击情圣。

  情圣:咋的了,不理我。不喜欢激情。汗,说话啊?????

  花娟现在不想跟他说话,因为她不知道跟她说什么。她想使自己平静下来,但她的心还在狂跳。她想等冯明从卫生间回到卧室时在跟情圣聊,虽然情圣很流氓,但他还是刺激了她,这如果是在街上,花娟兴许把他扭到派出所。这就是网络的好处,

  电脑上还在不时的响起滴滴声。显然是情圣在催促她。她在侧耳倾听卫生间的动静。每一个细小的声音都揪着花娟的心
调教小说
  花娟等冯明从卫生间里出来回到卧室后,才点击情圣的头像,她是从声音来判断冯明的,知道冯明回了卧室,她才心惊胆战的去点情圣。

  红颜:你为啥让我看这个?

  情圣:哈哈,你是我的网友,我想让你看看中国猛男第一号。
白洁被调教
  红颜:你敢说你是第一?

  情圣:当然了,不你留意你老公的,包准比我小。

  花娟还真没有留意这个,她有些发蒙。这个情圣还真挺能研究。她情不自禁的面红耳赤起来。
调教的小说
  情圣:我说到你心里去了吧。咋样你还看看吗?

  红颜:不。

  情圣:害怕了,怕你爱上我?

  红颜:你真无耻。

  情圣:这不是无耻,这是无赖。哈哈。
白洁被调教的小说(调教)
  红颜;都一样。你有没有老婆?

  情圣::老婆不有都是。我不缺女人,找我的女人很多。

  红颜:你吹吧你。

  情圣:那还用吹。

  红颜:你长得帅,还是有啥特长?

  情圣:我长得不帅,但我很棒的,很有女人缘的。

  红颜:是吗?凭什么?

  情圣:这还用问?

  红颜:就凭这个。

  情圣:这个还不够吗?这是男人的根本。

  红颜:汗。

  情圣:不信。

  红颜:恩。

  情圣;再发视频。你看了后一定会爱上我。

  花娟害怕情圣再发那个视频。害怕那个东西。慌忙阻止了。

  情圣:靠。这么腼腆。你18啊。还是处女吧。

  红颜:你真无聊。

  情圣:你不喜欢跟我聊了吗?

  红颜:我下了。困了。

  情圣:好吧,再见。

  花娟关了电脑。她的思绪涌动。情圣的突兀的阳具经常在她面前晃动,她不尽想起了高义,不知道今晚高义在哪里?那个男性的图腾使她想起了高义。她这些天天天跟高义在一起,有一天不见,心里就空落落的。她在思念高义,她拿过手机,想给高义打个电话,可是当她把手机拿到手了,又犹豫开来,这个时候给高义打电话方便不方便?高义会不会生气,这些问题都是她考虑的。想到这些她又放回了手机。

  花娟想起她跟高义在一起的激情的场面,不由得面红耳赤,那种润心润肺的做爱的感觉漫上心头。再加之情圣的调戏,使花娟早以心猿意马了。她进了浴室,将自己脱了个蒋光,当她透过浴室里的镜子,欣赏自己香艳的肉体时,被自己美妙的肉体吸引住了,自己的肉体真是国色天香,凝香腻脂。

  高耸的乳房,浑圆的臀部,迷人的黑三角,无时无刻都在诱惑着人,别说异性了,就是同性见了也会垂涎三尺的。

  花娟在为自己的身体骄傲的同时,也有了些许的伤感。因为她此时的身体正在燃烧,像碳火一样的炽热。即使喷头上温热的水流落在她身上,也浇灭不了她的欲火,这无名的欲火来源于情圣,这个家伙不是个好东西。想到情圣,她便匆忙的洗了起来,洗完后她本应该去休息,可是她鬼使神差的又踅回了书房,打开电脑。

  电脑在进程时很慢,急得花娟香汗淋漓,由于花娟刚冲完浴,浑身上下湿漉漉的,她只用浴巾将自己裹上,大部分雪白细腻的肌肤裸露在外面。好在是在自己的家里,穿戴随便,

  花娟非常性感的坐在电脑桌前进入临站的状态。电脑终于进如了程序,她慌忙的把网好号上上。

  情圣还在,这个家伙还没下,花娟在心里嘀咕着。

  情圣:美女,咋又来了。睡不着觉,是不是想我了。哈哈。

  花娟刚一上线情圣就说,这使花娟很感动,心里揣测着,这个家伙到底是干啥的,三更半夜的也泡在网上?

  红颜:你这么晚不睡,明天不去上班吗?

  情圣:我不是跟你说过吗?现在谁还上班,上班的跟要饭的差不多。

  红颜:你是干啥的?

  情圣:拐卖人口的。

  红颜:在网上?

  情圣:你不怕我把你给卖了?

  红颜:你有这个本事吗?

  情圣:看看你行吗?美女。

  红颜:不行,为啥要看我?

  情圣:因为你美,美的东西都使人难忘。

  红颜:如果我不像你想得那样美呢?

  情圣:这不可能,就凭我的感觉,你也是位绝对美的美女。

  红颜:你这么自负?

  情圣:是的。

  这时又有个网名叫彩旗飘飘的来加花娟,花娟看着这个网名很新颖,就加他为好友。

  彩旗飘飘:你好,美女。

  彩旗飘飘一上来也管她叫美女,他们是根据啥管她叫美女的?花娟百思不解。

调教的小说


  红颜:我不是美女。

  彩旗飘飘:别谦虚了,你就是美女,没错。

  情圣:咋不说话?

  花娟望着俩个闪动的男人头像,不知先跟谁聊好,虽然花娟打字很快,但是她面临着俩个网络上的高手,他们同样打字飞快,有些手忙脚乱起来。

  彩旗飘飘:你是自己在家吗?

  红颜:是的。你啥意思?

  彩旗飘飘:想抢劫你,你害怕吗?

  情圣:靠,你是不是又找到知己了,把我忘了。

  花娟就这样的跟他俩聊了起来。

  聊到火候时,情圣又给她发了视频,像他展示他认为很强的东西,使花娟激情萌动了起来,她的身体像着火似的。

  红颜:你关了吧,别在发了,这能解决啥问题。你是不是没老婆憋的有些变态,你让那个女人都看吗?

  情圣:不是,只给知己的看。

  红颜:我的你第几个知己?

  情圣:一百个。

  红颜:那我不跟你聊了,我都成了你一百个了,这个我可受不了,你有这么多的女人,难道你是皇帝?

  情圣:不是皇帝胜过皇帝,皇帝都没有我的生活好,皇帝看过电视吗?皇帝有小轿车吗?皇帝有电脑吗?这些他们连看都没有看到过。难到我不比过去的皇帝好吗?

  彩旗飘飘:说话啊,他发过来一个qq表情。是一个男人被一群女人围着的图片,男人左拥右抱的陶醉在美色之中。

  红颜:等你说。

  花娟给彩旗飘飘发了这几个字。

  彩旗飘飘:你老半天不理我,我以为你不理我呢,

  红颜:那能啊。

  情圣:还视频吗?我现在正在飙升了。你看不看。

  红颜:不想看。

  情圣:你不看你会后悔的。这是最饱满的时候。

  彩旗飘飘:我发现你不是只跟我自己聊天,肉果你忙,就改天再聊吧。

  红颜:好的,拜拜。

  情圣又发过来视频。花娟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了。她哆嗦的点了接受。视频很快就过来了,男人的性器官出现在花娟的面前。花娟浑身燥热。口干舌燥了起来。

  情圣:咋样,大吗?美女你是不是想入非非了。

  花娟不喜欢情圣这么张扬,但她还是为之一动,浑身有些软了起来,她望着显示器这个秘史一样的地放面面相觑。不知所措。

  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颈子。但她依然的望着显示器,浑身已经是汪洋一片了。她想明天上班时把这件事告诉白洁,不知道白洁看了会有啥感想。

  情圣动了动,显示器上的画面更加逼真了,使花娟张大了嘴巴。

  情圣做着夸张的动作。然后他问花娟,能看看你吗?

  花娟说不。

  情圣说你不让看脸也行,咱们相互看身体好吗?

  花娟的心巨烈的跳了起来。

  情圣又抖动了他那锋芒的针,使花娟周身不适了起来。
花娟被情圣无耻的举动所吸引,她楞楞的望着显示器发呆.那个好像孙悟空金箍棒的东西颤颤巍巍的向她刺来.花娟惊恐万状躲闪,其实她忽略了这个问题,即使她不躲闪,那个东西也不能过来,因为它还隔着电脑显示器.

  花娟的欲望被这个东西唤醒.她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显示器,似乎渴望它能过来,浑身燥热无比.她像一块被人含在嘴巴里的糖块,顷刻间就化了.

  花娟望着这个暧昧的东西非常难受,她将视频关了,但情圣又发视频过来.她不再接受了,而是不停的按着拒绝,可是情圣却不依不饶的顽固的发着视频.花娟只好下线了,过了一会儿她把电脑关了,关了电脑的花娟并不急着去睡,现在她一点睡意都没有,眼前滚动着的是情圣的那个驴件是的东西.晃得花娟有些心碎,她暧昧的想天天跟着驴一样的男人在一起.不知是啥感觉?

  花娟想平复一下自己的浮躁的心情.可是她的体内涌动着火热的欲望,并不是想平复就能平复的.

  花娟慌忙的来到卧室,钻进了冯明的被里,这是花娟从来没有过的举动,即使她想做爱,也要等到冯明先主动,因为她始终保持着女人的矜持和含蓄.

  冯明已经睡着了,他感受到自己的下身被温柔的抚弄,醒过来后看到花娟居然在捏摸他的那个东西.这使他大吃一惊.她咋会这样呢?这是他始料不及的,自从他们结婚以来,花娟从没有这样过,每次做爱前冯明都会大费周折,进行很多铺垫,才能才成事,这使冯明大喜过望,他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,冲到花娟身上,使劲的把花娟压在身下,粗野的进入了她的身体,他特意的对她粗野,因为这几天花娟使他太郁闷了,她刚那个小白脸搅在一起,使他在别人面前矮三截,现在他已经不蹬神牛了,觉得做为一个白领阶层花娟的老公非常掉皮。于是他宁可一天天东逛逛西逛逛,也不去做事,这样到挺清闲,实在时间消遣不了,打打麻将,喝喝小酒,也挺滋润。

  冯明对花娟的粗野,花娟并没有生气,反而更加喜欢这种粗暴,她在他身下扭着身子,欢畅的呻吟。这更让冯明吃惊不下,他们在一起做爱,花娟从来没有叫唤过,今天是咋的了,刚一上来她就着么高亢,而且在冯明还没咋的,她就达到了高潮,她在达到高潮时放出了歇斯底里般的嚎叫,几乎将整座楼的人们都从睡梦中惊醒起来,这更使冯明匪夷所思,枫明在她如海的身体里喷薄而出,这使花娟非常不快。

  “咋这么快?”黑暗中传来花娟怨恨的声音。

  “这还快啊.”冯明望这黑暗中的花娟,一双波光闪烁的眼睛在黑暗中非常明亮.这双眼睛使冯明非常敬畏.

  “再来一次,”花娟趴在已经疲惫下来的冯明身上.“我还没来呢.”

  冯明在花娟的催促下,使出浑身的解数,想让自己再次的强悍起来.可是事与愿违,无论冯明如何的努力,他那曾经饱满的物件就是抬不起头来.弄得花娟更加欲火燃烧,

  花娟喉咙像蛇一样发出嘶嘶的喘息声,渴望他的灌溉,可是他越着急越不行,弄得花娟非常烦躁起来.

  “你到底行不行.”花娟使劲的在他的肩头上咬了一口,疼得冯明呲牙咧嘴的,但他没敢吱声,默默的忍受着这种疼通.

  冯明感觉下身有了点硬度,但不够饱满,他没啥信心的把花娟放倒,花娟双目迷离,口干舌躁的等待着他的给予.

  可是冯明刚趴上她那细腻柔软的身上,刚刚微硬的东西又疲耷下来,即使他用手扶着也进了不了那曾经令他向往的玫瑰门,这更加使花娟烦躁.他被花娟一脚踢在地上,

  “没用的东西.”花娟怨恨的说.“以后不让你玩了.”

  花娟的话更使冯明惊讶,这种粗话咋能在这位有文化有素质的企业白领的女人嘴巴里出来,这跟谁学,谁都打死也不会相信.

  冯明在花娟面前的地位更加下降了.

  男人的地位是从床上开始下降的,一个在床上不行的男人,在家里地位明显的低下,这是不争的现实.

  冯明从此以后在花娟面前更加萎萎琐琐,卑躬屈漆。

  这也嫩怪冯明,本来他在金钱和地位上就不如花娟,使他直不起腰来,这又加上男人最忌讳的床上功夫,在金钱和地位上满足不了自己的女人,就得在床上满足她,否则就一无是处。

  冯明就这样跟花娟渐行渐远。使他非常困惑。

  高义之所以晚上没有约花娟,他是心怀鬼胎,因为他约了白洁,他约白洁的目的不是想劫她的色,而是想劫她的财,说白了是白洁单位的财,这件事他不想让花捐知道。

  因为高义毕竟是商人,商人的头脑就是势力。

  白洁如约而至,当他们在酒店里落坐后,白洁并没有看到花娟。

  “花娟呢?”白洁问,

  “我没有约她。”高义给白洁满上半杯红葡萄酒,酒的颜色像鲜血一样的红。

  白洁跟高义在一起还从来没有缺少花娟,即使花娟今天不是这个宴会的主角,但也不能缺少她,就是她作个陪衬也应该到位,因为白洁跟高义并没有发展到可以单独约会的地步,他们之间还有定的距离。即使那天他们差一点越轨,但那都是在特定的环境下的一次迷茫的冲动。

  “这样也好。”白洁暧昧的说。“省去一个灯泡。”

调教


  如果那天他们再往前迈那么一小步,就不是现在这样了。人生有很多的也许,也有很多的意外,如果那天不是花娟的手机短信,他们会是啥样子?谁也不敢说,现在他们还得从新再来。

  高义把完着手里盛着同样红葡萄酒的酒杯。酒的鲜红的颜色使高义非常兴奋,这九的颜色使他脑海里涌现出一个怪念头:处女血!

  “庞姐,你今晚真漂亮。”高义定睛的盯着白洁。

  白洁身着一件绿色的露脐装,绿色的超短裙,雪白细腻的肌肤在绿色的搭配中显得更加高雅性感,白皙光洁的肌肤像花儿一样,在她绿叶般的衣裙里美丽的绽放.

  迷离的灯光,幽雅的音乐.加上美色的酒水这些都使他们陶醉.

  “高义谢谢你对我的赞美.”白洁端起了酒杯,“来咱们干了.”

  高义跟白洁碰了杯,他俩几乎同时干了杯中的酒.几杯酒落肚.他俩的脸上都红润起来,尤其是白洁,她的脸色被酒滋润的更加妩媚灿烂.

  “庞姐,你喝酒显得你的容颜更加美丽了,尤其是你那粉红色的脸颊,更加迷人,和妩媚.”高义赞叹着说.

  “高义,以后你别管我叫庞姐好吗?”白洁脸颊绯红的望着他.“叫庞姐显得生分.再说啊,我有那么老吗?”

  “不叫你姐,叫你啥啊?”高义挑逗着问.

  白洁脸一红,“叫啥都行.”

  “真的!”高义假装惊讶状.“那我可叫了.”

  白洁还没有从那天他们浪漫的情怀里挣脱出来.她依然沉醉在那天的情怀之中.

  其实高义早就把那天的事忘了,他现在约白洁的目地是想从她那里获得她公司里的商业信息,他觊觎她公司已经很久了。商人以经济利益为重。

  高义琢磨如果把白洁弄上床,是不是以后的事情迎刃而解了。那样是不是对不起花娟?他在扪心自问。

  白洁等了很久,见高义也没有反应,便问。“高义你在想啥?”

  “没想啥。”高义忙说。

  “不对吧?”白洁嫣然一笑,非常妩媚。“没想啥你发啥呆啊?”

  高义往白洁跟前挪了挪,白洁并没有躲闪,那怕本能的躲闪都没有,显然白洁已经心仪了高义。这一点高义看了出来。

  白洁嗅到高义身上那强烈的男人气味,这种气味使她沉醉。

  “高义跟你在一起的感觉真好。”白洁羞涩的说。

  “真的吗?”高义莞尔一笑。说。“我也是。”

  白洁撒娇的打了一下高义,“你坏。”

  高义抓住了她的纤细的小手,白洁动情的望着他。高义轻轻的一拉,白洁就倒在他的怀里。

  高义嗅到白洁身上的香水味。、是那么是浓郁,刺激着高义,

  高义情不自禁的将手伸进她的露脐装里,在她那喧软的乳房上抚弄起来。

  白洁双眼迷离,面红耳赤的哼唧着。时不时的用她那火热的嘴唇去吻高义,

  高义也回吻她,他们情不自禁的纠缠在一起。

  虽然白洁比高义大几岁,但在这一点都不影响他们的情趣,

  高义得寸进尺的不断深入。在酒店的椅子上扒光了白洁,被扒光的白洁像婴儿一样晶莹,雪白。

  高义爱惜的在她性感的身体上抚摸起来。白洁时不时的呻吟开来,刺激着高义的欲望,在这种场所正常人是不会这样的。然而俩个被欲望燃烧的身体,却激情四渴的叠加在一起。忘乎所以的大战起来。

  高义没有想到比他年长两岁的白洁的身体这么娇嫩,他俯下身去,在她那充盈着奶香的肉体上亲吻。
kok平台怎么登录不了
  白洁虽然没有在脯乳期,但她的体内却飘满了奶香,这是人们不得而知的。

  “白洁,你的身体里咋有一股奶香?”高义边吻她的身体边问。

  “喜欢吗?”白洁偶尔发出一声尖叫。是被他弄的引起的身体反应。

  “当然了。”高义使劲的亲吻着她雪一样是身体。把她白嫩的身体都亲红了。在他的亲吻下引起白洁一阵阵的呻吟和尖叫。

  高义吻到白洁的下体时,他停了下来。向白洁望了望,白洁一楞。静静的等待着他的给予。

  这时高义突然凶猛转过头,又向她的下身俯了下来,将他的舌头伸进了她那湿润的巢穴,白洁发出歇斯底里般的尖叫。

/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/尺间萤火/天下枭/咸鸭蛋6/清冽纪/苏林檎。
/木叶新豪杰物语/时间流转/大道重现/我超爱大米/回到南唐当后主/龙战于野。
/我的大帝科技/南宫云恒/全球格斗/越士逍遥/都市至尊神婿/林1987。
他们与大家分享了自己一个学期志愿工作中的感悟。
双方还就学校教育发展等内容进行了广泛的交流。
下课时,学生们和听课老师都给与了王老师热烈的掌声。
大家纷纷表示,要努力做学习型和研究型的教师,争取在工作室这个平台的带动下,不断提升自己,成长自己!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